媒体报道

2016-06-02 21:26:48

亿邦动力网】杨学海:哥不迷恋跨境 试点乃X因素

news_ac9_1.jpg


  • 6月2日消息,在以“新政之后•如何开始”为主题的2016亿邦跨境电子商务峰会上,UEQ的创始人杨学海发表了题目为《覆巢之下,完卵何在?》的演讲。他建议,跨境电商在不确定状态下,多只脚走路,别压一个地方,多选一些方式,多选一些路子。做进口食品别迷恋跨境,更多去考虑进口,做一些一般贸易的商品,做一些相对比较安全的直邮的商品。


  • “以前有人问我试点最大的问题在哪?试点最大的问题就是“试点”两个字,它是存在太多不确定性,否则就不是试点了,就是要试。试点包含两个层面的意思,胆子大的拼命往前冲,试点期间享受所有红利,赚取所有利益;胆子小的就是看着、盯着。”杨学海说道。


  • 杨学海认为,“跨境电商”只跨境一样东西,就是货,还有就是公司跨境了。报税备货可以使跨境电商不用交那么税,还有免税额度,不用那么多的检验检疫手续。与税改相比,通关单更加麻烦。


  • “做跨境电商的,境内大部分机构只是运营机构而已,大家核心的主体公司都在境外。这和我们的初衷相悖的。”杨学海提到,并提到进自贸区也是一个选择。


  • 据了解,此次会议由亿邦动力网主办,思路网协办。会议围绕4月8日正式实施的跨境电商新政展开,分别就“拼格局”、“拼战略”、“拼能力”和“拼机会”等内容进行讨论,诠释了“唯有血拼是唯一的出路”这一主题。会议还设立了跨境电商进口、出口两大分论坛,探讨了2016年跨境电商行业的新格局。


  • 以下为杨学海的演讲实录


  • 杨学海:


  • 大家好!


  • 我上来的时候,大家可能有两种反应:一是怎么是他?二是,这是谁啊?


  • 我本来下午3点有一个议程讲从世界到中国进口直邮的高质量体验,现在一定让我讲压轴大戏,我说有什么要求吗?贾鹏磊说就一个字“扯”。


  • 这个会议从几个月前开始筹备,当时赶上新政出来,当时通关单这些事儿还没有着落,我们想这个会议要开成什么样呢?感觉好像跨境电商的“追悼会”似的。但是这个会议定下来,议程定下来以后,通关单这个事儿搬回来了,把“追悼会”搬回到盛会了。


  • 一个小时特别长,讲的特别散,特别乱,你们当相声听。


  • 先看数据:


  • 第一个数字:10.45万亿。这个数据是2015年中国进口的贸易额。第二个数字:12000亿。商务部部长透露的中国2015年在海外消费的商品总的金额12000亿,几乎占到10.45万亿的十分之一。第三个数字:3000亿。据说2015年中国人在海外通过电商在线的方式购买的金额,这个数量非常巨大。


  • 前两个数据是能够确定的,最后3000亿太含糊了。3000亿是我们中国人去海外通过海淘等等各种方式回来的数据,但是这个数据完全没有办法准确。因为没有口径,只有一个通过刷卡的方式,中国银联会记录一些在哪些电商平台上刷卡,这个数字远远不对。这个数据说明什么问题?3000亿数额海关不知道这些货从哪些地方来?到什么地方去?大家买了什么东西?所以,这个时候有试点了,试点初衷一方面把在通道里堵死的跨境电商的货怎么弄回来;一方面是跨境电商的监管。


  • 试点——忧伤的盛宴。一路下来,各种磕磕绊绊非常痛苦,为什么叫盛宴?从跨境电商的出发点来说,我之前写过一篇文章,我说跨境电商最早是通关方式的彻底的改变,全几乎除了自由贸易区绝无仅有的改变,这是非常牛逼的事情,这个必须要在海关。


  • 所以,当大家发现以后比一般贸易成本低、效率高,而且不需要那么复杂的检验检疫手续,一整年下来,大家把所有的业务在各个区域开展开来。这两年多到三年时间,前前后后我接触过做跨境电商的企业五六百家,大家真的情绪非常高,对这个行业充满了憧憬,感觉好像是原地生出来的行业,每个人眼里放着,希望通过各种渠道在这个行业占有一席之地。大家知道,国内电商应该说已经非常成熟,而且格局、大方向已经定了,跨境电商真的是一剂兴奋剂。忧伤就是“4•8”新政。


  • 试点就是把原有的数据,把非监管范围之内纳入到可监管的范围之内,但是我们从2013年从0开始到去年,这个数字是大概的数据。“保税+直邮”做到150亿左右,然后新政来了,相当于这个事情好像突然停了。这个数字占整个贸易额千分之1.4,占到中国人从海外购买的3000亿里10%不到。3000亿的货,多少个包裹?有很多包裹,这些包裹去年只做了150亿通过跨境保税和直邮进来的,那么其他的货是怎么进来的?这个时候突然试点在改,所以让我特别忧伤。


  • 去年亿邦动力上海的年会,2015年4月25日在上海,那天下午我有一个演讲,我是一次公开的说跨境电商要税改了,那个也是我说的,整整持续了一年,去年4月25日到今年4月8日改出来,现在5月份,经历了40多天磨难,这一年就这么过来了,这一年的苦痛都能够理解,因为我也是行业的从业者,这个行业的链条非常完善,也是一个很大的生态链了,结果来了这么一次。


  • “跨境电商”四个字,我一直在讲究这四个字,究竟什么跨了境了?各地海关做试点都不一样,有些是不允许境外企业备案的,有些是允许境外企业备案必须由境内公司倍数的,有些公司钱直接用跨境支付汇到国外去了,有的用国内支付,究竟什么跨境了?只跨境一样东西,就是货,还有就是公司跨境了。相对一般贸易来说,我以前做过一张表,我要告诉客户报税背后有什么优势,为什么报税备货这件事儿这么好,对比发现,我们不用交那么税,还有免税额度,不用那么多的检验检疫手续,但是一般贸易的人看到这个会是什么感受?苦逼兮兮各种进口、各种品牌、各种分销渠道,结果让一群人通过一种新的模式顶着跨境电商高大上的光环,用很低的成本满世界嘚瑟,到处开大会,一般贸易人肯定不干。


  • 一般一种新的东西出现两种字体:一是“转”;二是“顶”,“转”就是有些人看到了跨境电商的好处,转到跨境电商,有些说严重触犯我的利益了,动了我的“奶酪”了,必须要搞你,所以就有互相之间的博弈或者平衡关系,反正就是在一路纠结这么过来的。


  • 对于一般贸易来说,这件事情干了几千年了,它太传统了,国内的贸易这个事情也干了很多年,但是电商才是几年发展的事情,我们国内电商依然有这个问题。传统的贸易企业在传统的店铺、零售体系、分销体系卖货,突然出来一批电商人价格非常低,传统人也不愿意,但是后来慢慢转过来了。所以跨境电商和一般贸易是很蹊跷的事情,这里有很多观点,跨境电商来了以后说要摧毁一般贸易,说跨境电商是一般贸易的对立面,要改造一般满意,最后发现谁也改变不了,跨境电商是一般贸易很好的补充。别想着跨境电商要取代一般贸易,将来不知道,至少现在不行,还是低调一点,做老大哥的补充。


  • 然后就是税改,去年就开始说税改,但是实际上税改这个事儿仅仅是新政很少的一部分而已,最早都比较敏感,最后都不敏感。相比后面的波浪前面这就是小水花,相比通关单的潮水,新政交点钱不算事儿,钱能解决的都不是问题。但是通关单这个事儿很麻烦。我们试点路径希望把原有的事儿扩进展,但是当我们做到150亿的时候,这个事儿停了,就开始折腾。行内很多人在张罗这个事情,在协调和部委沟通,这个事儿最后搬回来了。但是搬回来这个事儿经过了很长的博弈。以前做跨境电商只关注几个部门,就是常说的“四大金刚”,关、检、税、汇。其实主要是前两个,但是这次是财政部发的文,有11家或者9家部委,这个时候沟通的难度很大,但是这个事儿还是搬回来了。但是回办来是“缓行一年”,一年以后怎么样,不知道,但是这个造成了大问题。


  • 这次税改大家都期待改,改完了怎么办,更多的人在往下看。我们看到很多跨境电商做不下去了,一个多月进不来货,很多贸易商的货过期了,很多保税仓停了,拿到保税仓的企业退仓了,这是什么问题?就是大家信心没了,以前我们是倍受打击,经常货不让进、不让出,都出现过。但是这次是最惨的一次,而且几乎找不到抓手。税改了,我们一直在做,大家觉得有很好的政策,做的风生水起。整个生态链构建起来了,链条打的非常深,现在政策出来了,一棍子差点打死,现在又搬回来了,我一直在琢磨这个事情。我觉得好像哪里不对,大家似乎觉得搬回来了是件好事情,但是延缓一年而已,这个事情哪里不对?这个事情从根上就不对,这么大的一个产业,这么大的一个行业,而且对原有的一般贸易并没有造成太大的冲击,而且确实是很好的补充,因为一般贸易确实需要更新换代、需要革新了。但是出来一个新事物,打死,我们又搬回来,大家想想,我们以后这个事儿怎么做?今天嘉宾有非常乐观的,也有悲观的。不管乐观还是悲观,存在乐观和悲观都是问题。因为真正的乐观是不需要提的,说明这个事儿本身有问题才提。


  • 以前有人问我试点最大的问题在哪?试点最大的问题就是“试点”两个字,它是存在太多不确定性,否则就不是试点了,就是要试。试点包含两个层面的意思,胆子大的拼命往前冲,试点期间享受所有红利,赚取所有利益;胆子小的就是看着、盯着,出了问题以后就说。你看我说了怎么怎么样了吧,应该怎么怎么样吧,这个事情非常痛苦。即便搬回来这个事情也不对,这个行业不应该这么被折腾。


  • 哪里不对?(PPT图示)这个图左边是国内的电商,右边是境外电商,右边可能是境外的供货商,我们做跨境电商最早做的都是用的国内的公司去做,去注册账户,做APP。我们发现一个问题,这个货能够进得来,我在保税区发货,钱怎么付出去?必须用跨境电商、用跨境支付,把钱支付出去,支付出去势必是自己家的海外公司,大家纷纷在境外设立公司,所以今天在座的所有做跨境电商的,境内大部分机构只是运营机构而已,大家核心的主体公司都在境外。这就存在很大的问题,和我们最早的试点初衷其实向相悖的。


  • 我们一直在讲消费要留在国内,怎么留?我们如雷贯耳的所有跨境电商平台上买的货,最后发现买的是境外公司的,消费还是国内的人消费,但是最终企业这边受益大部分在境外,有点类似于VIE结构,它是切合政策的。因为确实钱进不来,你在国内做流水了要交增值税,你在国内做了账,钱在国内的账,怎么批量采购?就得地下钱庄了。


  • 所以,大家琢磨琢磨,这个事儿有很大的问题在里边。这个事儿根上有问题,进口环节增值税,去哪抵扣?国内相当于运营空壳机构,去哪抵扣?这个事情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。但是大家去想一想,我们在香港注册公司、美国、日本注册公司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,其实我们有更好的解决方案,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,这个方案被我们最寄予厚望的,一直没有解决掉,是什么?自贸区。如果自贸区就如刚开始那样真正发展起来,类似于香港这样货物能够自由流动,进自贸区货物一线不用太复杂的手续,二线再处理,钱可以进自贸区,自贸区是国内,你在自贸区产生的税比国内便宜,不用国内这么复杂,至少可以把所有的消费、企业产生的收益留在自贸区,但是没有,大家纷纷跑出境外。今天在座的大部分是境外企业、跨国企业,这个时候怨不得税改了,为什么?你是一家境外企业。


  • 那些年,我为什么写那些年?一直在琢磨从2012年开始到2016年跨境电商走过的历程,拼命和海关沟通,做了很多事情,催生了很多行业里的“独角兽”的公司,催生了很多大的企业,这个行业催生了更多的产业链,把原有很多空置的保税仓全部用起来了,把原来很荒的地方的末端物流激活了,把整个进口的物流效率或者整个进口的环节效率大幅度提升了。跨境电商通过做电商的人,通过每个环节、每个接触点的效率和自己对电商的认识,把整个这条链拉的非常高,这些可以秒杀一般贸易,这个事儿是好事儿。


  • 我们现在看到的很多问题阻挡它的发展、阻挡它的进步,我们将来可能会想,这帮人怎么这么傻,怎么这么简单的事儿当时那么难?这就是改革的痛。


  • 那些年大家确实为跨境电商做了很多贡献,但是那些年过去了,税改新政来了,延缓了一年,这一年我们怎么办?这是所有来参会最想听到的,一年以后呢?这一年仓库要不要拿?货要不要囤?要不要各地做保税仓?做保税还是直邮?去香港拿仓还是日本拿仓?还是去香港拿仓?做爆款还是长尾的东西?所有人都在纠结。这就是我刚才说的感觉哪不对的核心原因。我们依然在做、依然每个公司有几百号、上千号人在做这个事情,但是我们头上悬着一把刀。投资商在看这一年我到底投不投跨境电商企业?敢不敢投?投了以后一年以后不行了怎么办?你再进入国内电商这个行业分分钟被人秒了。但是跨境其实并不重要,这是我后面要说的。


  • 我谈谈我自己的看法。我有两次迷茫,虽然我现在只做进口直邮,不做保税,但是我们经常说的一句话,直邮和保税同甘苦、共患难,不离不弃,一些政策是互相通的,像正面清单这个事儿,只有负面清单的。但是这次正面清单也执行直邮,我们肯定要协力沟通这个事情,所以还是两个茫然。


  • 但是有很多解决方案,说白了在不确定状态下,我建议多只脚走路,别压一个地方了。原来红利有免税额度的红利,有检验检疫的红利,但是现在红利不多了,这一年我给的建议就是,多选一些方式,多选一些路子,做进口食品别迷恋跨境,更多去考虑进口,做一些一般贸易的商品,做一些相对比较安全的直邮的商品。


  • 这一年重新认识关、检、税、汇,非常重要,真的要重新认识一下。我刚才提到,这个产业链我们在座的有物流的,有仓库的,有供货商,链条比我们看到的多,软件供应商、网站服务商、各种政府机构、各种政府办公室、末端配送、货架、厂商等等,滋生了很大的产业链。这个力量还是不足,虽然我们在很短的时间内支撑起了足以抵抗所有的链条,但是发现我们还是很弱小,所以我们还是要拼命地继续完善这个产业链,把整个群体和团体做扎实、做大。


  • 正路,说正路就是说几个观点。


  • 以前大部分保税、直邮、邮快件,很大一部分的红利就是免征额度,但是大家依然抱着避税、不缴税、包税的思路。昨天新的邮快件系统上线了,这个系统和以前的最大区别是全国统一版。新系统是全国统一系统,这个系统记录三年,而且以往我们在进口环节、海关在处理这些事情的,今年报的关明年抽查的时候发现有问题,会找到你的。


  • 刚才李潇、燕格格都在分享,大家更多关注美食,当然李潇说他们价格也非常好,这个就是竞争力,不能把竞争力建立在这个商品少卖10元因为避了10元的税,一定要快转,把精力放在其他地方,放在电商本身的那些事儿,运营、流量、选品、供应链。当你按照正规的方式,该申报申报、该缴税缴税,你会发现这是非常爽的事情,因为你不用操心了,你可能不用管政策了,就卖你的货就完了。


  • 提到初心,跨境电商分两部分,一是跨境;二是电商。这两年风风火火,熙熙攘攘,都是因为新政开了一条破天荒的口子,大家一头扎进来,拼命研究政策,后来发现你可能找到了对你有利的渠道,但是大政策差不多,大家在拼的还是电商本身那些事儿,把货怎么卖好。


  • 跨境电商的初心是开了一条很好的通道,而不是大家用这个通道无节制利用它,最后反而伤害的还是大家。既然定位进口商品,不要在意是不是跨境,一般贸易算是分时跨境,买的时候是在国内了,跨境电商是实时跨境,买的时候在关外,买完以后运进来,所以你要更多集中在进口这个事情上,而不是跨境。


  • 我很羡慕一些大的电商平台,他们从来不说他们自己是跨境电商,而是进口商品什么什么。


  • 盛宴,刚才我说的是忧伤的盛宴。但是这一路过来,我感触最深的,这两年多是彻彻底底感觉赶上了一次前所未有的一次改革,而且作为亲历者去经历这些改革。在座的人都会有这种感觉,你在哪个行业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触动,来来回回被折腾的死去活来,但是还是和打鸡血一样拼命在推广。不管跨境以后怎么发展,这确实是一场盛宴,每个人也会想起来,这一路我们经历了太多,每个行业都是顺风顺水,波澜不惊,没有这么大的触动。但是现在都赶上了,所以我还是把它定义为一场盛宴。但是一年以后会怎么样,我们以后都会记起来,当时我们跨境电商是多么火、多么热闹、多么有意思、多么痛苦。


  • 接下来是广告时间,我是干什么的?UEQ,很多人以为是优衣库,我的感受就是自从大家看了一段视频以后发音集体不标准了。很多人问为什么起这么一个名字?我们只做进口直邮,因为我以前有UEQ这三个字母的域名,我就用起来了,我也想好多大的物流公司都是三个字母,多高大上,我没有多丢人。我们努力做高品质的进口直邮。


  • 进口直邮有很多通路:一是UEQ Express;二是UEQ uPost;三是UEQ ePackage。在三个产品的基础上,我们做了一个技术模块,叫做“SmartPOST”可以通过你的产品编码根据你的路由、根据关口情况、根据清关通道的政策做调节,自动的去分拨你这个货物走哪个通道更便宜、更快,帮助你自动解决分拨问题,把成本降到最低。


  • 我们现在海外的走得比较顺的是香港、洛杉矶、日本、韩国,包括欧洲和澳洲,现在还在开。


  • 谢谢大家!


  • (原文链接:http://www.ebrun.com/20160602/178382.shtml)